網站切換:         農歷:2019年八月廿二    陽歷:2019-09-20
用戶名: 密碼: 忘記密碼?
  |   注冊新用戶  |   幫助
聯系電話:0411-84327770 海葬咨詢預訂:18940929990(8:30-17:30)
銘文典籍 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銘文典籍

各國名人墓志銘

發布時間:2014-03-16    瀏覽數量:803

  •  
  •  編者按:有的人死了,他還活著。名人去世后,人們總是以種種方式去悼念,墓志銘便是表達敬仰及哀思之情的絕佳代言物。名人的墓志銘大多很有意思,細細研究之下,您會發現,墓志銘儼然成了名人們光輝人性的經典寫照。或幽默,或深沉,別具一番情趣。

    有名的數學家陳景潤的紀念碑近年落成,碑的外形為阿拉伯數字“1”與“2”疊加在一起,象征著陳景潤在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中所取得的(1+2)的重大突破;在底座的黑色臥碑上鐫刻著被國際數學界命名的“陳氏定理”。

    中國著名書法家、北京師范大學著名教授啟功,在66歲時自撰的墓志銘詼諧生動,讓人過目難忘:“中學生,副教授。博不精,專不透。名雖揚,實不夠。高不成,低不就。癱趨‘左’,派曾‘右’。臉微圓,皮欠厚。妻子亡,并無后。喪猶新,病照舊。六十六,非不壽。八寶山,漸相湊。計平生,謚曰陋。身與名,一齊臭。”

    法國著名思想家盧梭墓碑上刻的是他自己撰的碑文:“睡在這里的是一個愛自然和真理的人。”

    英國當代文豪蕭伯納,視死亡如同葉落歸根一樣自然。他一直活到94歲,墓碑上風趣地寫道:“我早就知道無論我活多久,這種事情一定會發生的。”

    曾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美國作家海明威的墓志銘十分簡單、寓哀于諧:“恕我不起來了!”

    1873年,英國人欣克斯利用無窮級數的方法,將π值計算到小數點后707位數字。這一工作幾乎耗費了他畢生的時間和精力,后人敬仰他追求科學的精神和堅韌不拔的毅力。在他的墓碑上鐫刻著π的小數點后707位數字,以紀念他的功勞。

    英國大數學家麥克勞林的墓碑上鐫刻著“承蒙牛頓推薦”幾個字,深表他對發現和培養他的“伯樂”——牛頓的無限敬仰和衷心愛戴之情。

    美國電影明星瑪麗蓮·夢露的墓志銘是:“37、22、35,RI.P”,看來似乎簡明,卻留下了一個謎,該謎底最終被夢露研究會解開:3 個數字分別是夢露的胸腰臀三圍的英寸數,表明死者生前的愛美之心。

    阿凡提(1209——1285),原名霍加·納斯列丁,生于土耳其,是一位精通伊斯蘭教的神學家。他一生講過無數生動的故事和笑話,在中亞、阿拉伯和中國廣為流傳。阿凡提博學睿智,為人正直,幽默樂觀。在中國,可以說,他是智慧和詼諧的代名詞。

    1285年76歲的阿凡提逝世,他的墓前裝著一扇大門,掛著許多把無法打開的鎖,門邊巖石上刻著他生前說過的一段話:

    大門關閉著,是為了我的朋友

    大門打開著,是為了我的敵人

    阿凡提不忘提醒珍重生命的朋友們好好活在世上;而鑰匙和武器掌控在自己手中,戰斗的大門一旦打開,自己將會成為敵人的掘墓人。這段碑文充滿哲理和正義感,對比強烈,愛憎分明。

    牛 頓

    牛頓(1642——1727),英國著名科學家和詩人,萬有引力定律創立者。

    1727年3月20日深夜,牛頓逝世于距倫敦不遠的肯辛頓。臨終前,他告訴將寫墓志銘的人,只在他的墓碑上刻這樣一句話:

    伊薩克·牛頓,一個在海邊拾貝殼的孩子。

    作為科學巨匠,牛頓多方面卓絕的才華和貢獻是無與倫比的。但他始終虛懷若谷,一再強調自己是因為“站在巨人的肩上,所以才能比這些巨人看得遠些”。他生前一點沒有為自己歌功頌德樹碑立傳的打算。簡簡單單的一句碑文,凸現了這位大師的高風亮節,高山仰止。

    他逝世后,人們為他舉行隆重的葬禮,將他安葬在英國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、學者、藝術家和元帥及海軍上將們安息的威斯敏特大教堂墓地。牛頓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獲得國葬殊榮的自然科學家。

    富 蘭 克 林

    富蘭克林(1707——1790),美國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者,杰出的政治家和科學家,對美國獨立戰爭和人類電氣科學做出了卓越貢獻。

    富蘭克林有兩塊墓碑,都在費城。

    第一塊墓碑立于他逝世時,碑文是:

    印刷工本杰明·富蘭克林

    第二塊墓碑是群眾為他后立的,碑文是:

    從蒼天處取得閃電 從暴君處取得民權

    第一塊碑文直接表明出身,人們并不鄙視他卑微的身份,反而為他自豪,其情溢于言表。

    第二塊碑文囊括了他一生中兩件輝煌的事業。“從蒼天處取得閃電”,指他進行關于閃電的實驗。富蘭克林曾在雷電交加的野外,靠一根金屬線把閃電引到銅鑰匙上,并冒死把手指接近銅鑰匙,二者之間即刻閃出火花,終于證明閃電就是電。后又發明了避雷針。這種獻身科學偉大的冒險精神永載史冊!“從暴君處取得民權”,是指他投身美國獨立戰爭,參加起草《獨立宣言》;在美國獨立后,代表美國,與法、英談判,確立了北美十三州的獨立地位。他為民族獨立和民主奮斗畢生,贏得世界人民的尊敬,美國人民應該為他樹碑立傳。

    小 仲 馬

    小仲馬(1824——1895),法國作家,大仲馬之子,以一部《茶花女》而成名。死后安葬在巴黎附近的蒙馬爾特公墓中。無獨有偶,陵墓上也刻著小仲馬生前為自己寫的墓志銘:

    吾寓于生,吾寓于死。吾固重生,尤重于死。生有時限,死無窮期。

    碑文頗似哲理詩,深奧玄虛,有點像中國的禪宗味道,透露出小仲馬生前是認真思考過生與死這個人生的嚴肅課題的,“死無窮期”,死也是人類生命的另一種生,它昭示了小仲馬的生死觀。

    宋 教 仁

    宋教仁(1882——1913)近代民主革命家,參加發起成立中國同盟會,反對袁世凱專權。 1913年3月20日晚,被袁世凱心腹趙秉均布下的兇手槍殺,年僅31歲,安葬于上海閘北公園。

    國民黨元老于佑任先生為他的墓碑寫下了簡短有力的四言銘文:

    先生之死,天下惜之,先生之行,天下知之,吾又何記。為直筆乎?直筆人戮;為曲筆乎?曲筆天誅。嗚呼!九原之淚,天下之血;老友之筆,賊人之鐵。勒之空已,斯之良史;銘諸心肝,質之天地。

    于先生的筆端,字字血,行行淚,既飽含著對宋教仁革命義舉的深摯謳歌,同時它又是一篇聲討袁賊詛罵時局的戰斗檄文。讀罷,為之動容,且令人悲憤。

    蕭 伯 納

    蕭伯納(1856——1950),愛爾蘭作家,著作等身,在英國文壇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,

    榮獲諾貝爾文學獎。蕭伯納生性機智,常有精警的妙論,藝術上尤擅幽默和譏諷。

    1950年94歲的蕭伯納辭世。生前,他曾為自己寫下了墓志銘:

    我早就知道無論我活多久,這種事情是一定會發生的。

    碑文十分俏皮詼諧,生動地表現了視死如歸的樂觀曠達的生命哲學,一代幽默大師“臨終”也不忘給死神“幽”一“默”,透過淡然的文字,人們分明看到蕭伯納含笑九泉的神態,這其實也是熱愛人生的真實寫照。

    名人墓志銘拾趣——經典人生最后的幽默

    貝多芬:“他總是以他自己的一顆人類的善心對待所有的人。”

    普希金:“這兒安葬著普希金和他年輕的繆斯,愛情和懶惰,共同消磨了愉快的一生;他沒有做過什么善事,可在心靈上,卻實實在在是個好人。”

    有一個人,生前并不算名人,但死后,卻因墓志銘而成名。名不見經傳的“卑賤者”,美國人約翰·特里奧的墓碑,被他的相同國籍的作家納撤尼爾·霍桑在“陰暗潮濕的一隅”發現。作家在看了刻在碑上的“凄涼的詩句”后,哀痛地說:“要想用更精練或者更感人的語言,來描述這個使人寒心的不幸的生死與埋葬的故事,不是容易的事”:可憐地生活,可憐地死去,可憐地掩埋,沒有人哭泣。

    聶耳是我國的著名作曲家,他的墓志銘引自法國詩人可拉托的詩句:“我的耳朵宛如貝殼,思念著大海的濤聲。”

    愛爾蘭詩人葉慈的墓志銘是他去世前夕寫的一首詩的最后十七個字:“對人生,對死亡,給予冷然之一瞥,騎士馳過。”

    對任何一位畫家的贊美,又有什么樣的語言,能勝過出現在意大利畫家拉斐爾的墓碑上的:“活著,大自然害怕他會勝過自己的工作;死了,它又害怕自己也會死亡。”

    法國作家司湯達的墓志銘精煉:“米蘭人亨利·貝爾安眠于此。他曾經生存、寫作、戀愛。”

    伏爾泰,這位《哲學通信》和史詩《亨利五世》的作者,順理成章的在專門迎葬偉人的先賢祠里占了一“席”,并受到這樣的贊美:“詩人、歷史學家、哲學家,他拓展了人類精神,并且使之懂得它應當是自由的。”

    古希臘“喜劇之父”阿里斯托芬的墓志銘出自哲學家柏拉圖之手:“美樂女神要尋找一所不朽的宮殿,終于在阿里斯托芬的靈府發現。”

    古希臘大數學家刁藩都的墓志銘:“過路人,這里埋葬著刁藩都的骨灰,下面的數字可以告訴你,他的一生有多長。他生命的六分之一是愉快的童年。在他生命的十二分之一,他的面頰上長了細細的胡須。如此,又過了一生的七分之一,他結了婚。婚后五年,他獲得了第一個孩子,感到很幸福。可是命運給這個孩子在世界上的光輝燦爛的生命,只有他父親的一半。自從兒子死后,他在深切的悲痛中活了四年,也結束了塵世的生涯。”

    杰弗遜是和華盛頓、林肯齊名的美國三大偉人之一,美國的第三任總統。他的墓碑碑文是他自己寫的:“美國《獨立宣言》起草人、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令的作者和弗吉尼亞大學之父。”

    馬克·吐溫:“他觀察著世態的變化,但講述的卻是人間的真理。”

    法國文豪維克托·雨果,死后葬于他父母和妻子的墳墓中間:“希望我的墳墓和她一樣,這樣,死亡并不使人驚慌。就像是恢復過去的習慣,我的臥室又靠著她的睡房。”

    馬丁·路德·金的墓志銘:我自由了!感謝萬能的主,我終于自由了!

    ◎英國詩人雪萊的墓志銘是莎士比亞《暴風雪》中的詩句:“他并沒有消失什么,不過感受了一次海水的變幻,成了富麗珍奇的瑰寶。”

    ◎愛爾蘭詩人葉慈的墓志銘是他去世前夕寫的一首詩的最后十七個字:“對人生,對死亡,給予冷然之一瞥,騎士馳過。”

    ◎大文豪蕭伯納的墓志銘:“我早就知道無論我活多久,這種事情還是一定會發生。”

    ◎大作家海明威的墓志銘:“恕我不起來了!”

    ◎法國作家司湯達的墓志銘精煉:“米蘭人亨利·貝爾安眠于此。他曾經生存、寫作、戀愛。”

    ◎盧梭的墓志銘:“睡在這里的是一個熱愛自然和真理的人。”

    ◎普希金:“這兒安葬著普希金和他年輕的繆斯,愛情和懶惰,共同消磨了愉快的一生;他沒有做過什么善事,可在心靈上,卻實實在在是個好人。”

    ◎馬克·吐溫:“他觀察著世態的變化,但講述的卻是人間的真理。”

    ◎貝多芬:“他總是以他自己的一顆人類的善心對待所有的人。”

    ◎牛頓臨終前曾說:“我只不過是在大海邊撿貝殼的小孩”。然而,大異其趣的是,鐫刻在這位英國大科學家的墓碑上的,卻是:“死去的人們應該慶賀自己,因為人類產生了這樣偉大的裝飾品。”

收縮
  • 電話咨詢

  • 18940929990
混合过关投注